财报热点丨ANZ推迟股息发放,拨备17亿减值准备金



财报热点

ANZ在4月30日也公布了2020财年的中期报告,同时决定推迟派息,中期现金利润削减了60%,至14.13亿澳元,EPS从同期的1.23澳元降至0.467澳元。银行报告了16.74亿澳元的减值费用,高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其中10亿澳元是划拨作为准备金以应对疫情带来的深远影响。



股息

与NAB消减过半的股息不同,ANZ今天宣布董事会将推迟2020年中期股息,直到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能有更强的把控能力再考虑发放股息的问题。

ANZ董事长David Gonski表示:“这一决定与我们目前的财务状况无关,澳新银行也未收到APRA对我们资本水平的任何担忧。董事会同意监管机构的指导意见,鉴于目前的经济不确定性,推迟决定2020年中期股息的决定是审慎的做法,董事会考虑了所有可行方案,我们知道这将对依赖股息的股东会产生产生影响,但我们还是做出了这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在确定中期股息的最终发放细节之前,董事会将仔细考虑未来几个月的所有因素,并继续评估不断变化的形势,包括社区封锁等政策带来的影响。ANZ将在8月份发布Pillar 3的同时提供交易更新,届时有望得到中期股息发放的细则。


准备金

ANZ的首席风控官Kevin Corbally表示,在2018年10月1日后新的会计准则生效。在旧标准下,确认准备金的方式是损失实际发生了,而根据新准则下的准备金是预期的损失,也就是说在确定准备金的数额时,不仅需要基于当前已知的因素,还需要考虑未来经济环境的变动,虽然可能会不需要这笔费用。

但对于股东来说,他们看到的是预期信用损失准备金费用大幅增加至大约17亿澳元,这实际上有两个主要组成部分,一个是个体准备金,这是为已经拖欠或评估他们的贷款已减值的客户而准备的准备金;另一个是整体准备金,而这个才是由于COVID-19而真正大幅增加的一项。为此,ANZ运行了四种不同的方案,基本情况,上行和下行情况,还有所谓的严峻形势,尽管最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但在其后果是极其严重的。所以ANZ的分析师在围绕诸如GDP,失业率,房地产市场之类的事情做出假设后,将参数输入模型,而今年的假设是较为谨慎的,所以最终决定将10.31亿澳元注入准备金以抵抗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在17亿澳元的预期信用损失准备金费用中,因未偿付的贷款而实际损失了的数额与同期相比增加了大约2.28亿澳元。



资金

截至3月31日,ANZ的普通股一级资本(CET1)为10.8%,低于9月底的11.4%,并且由于新贷款的减少而低于预期,但这仍比监管机构的强劲基准(10.5%)高出30个基点,这将使银行跌破该基准以在危机期间支持贷款。第一级资本主要由普通股的股东权益以及保留盈利组成,也会包括不可赎回的优先股,CET1比率是银行中第一级资本占总资产的比值,CET1比率越高,说明银行抗击风险的能力越强。

花旗分析师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的一级资本水平远低于预期,发放贷款数额增长,特别是对机构的贷款增加,使得CET1比率减少了44个基点。而此前市场分析师预计ANZ的CET1比率将达到11.3%。花旗在给客户的一份简短说明中说:“随着2H20贷款的增长可能加速,董事会可能更不愿支付股息和风险资本,这样才能为贷款提供足够的资金。”



ANZ的CEO Shayne Elliott认为中期结果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