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国GDP暴跌32.9%背后逻辑,何时才能迎来复苏?

2020年08月04日


美国GDP暴跌32.9%背后逻辑,何时才能迎来复苏?

美国东部时间7月30日盘前,美国商务部公布第二季度GDP数据,按年率计算下滑32.9%,创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几乎是史上最严重的水平。该经济体的“技术性衰退”和美国政府“鸽派”立场该如何理解?此季度美国经济下滑的具体表现有哪些,疫情冲击经济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样的,未来能迅速取得复苏吗?


表现:各项数据全面下滑

1. 在GDP下降32.9%的整体降幅中,个人消费占了主要部分,降幅为-25.05%,是一季度GDP降幅-4.75%的5倍


2. 固定投资从第二季度的GDP中又减去了-5.38%,比第一季度的-0.23%要糟糕得多


3. 第二季度非住宅固定投资(设备、结构和知识产权支出)下降了27%,前一季度下降了6.7%


4. 净出口对美国GDP的贡献为0.68%,其中出口下降了-9.38%,而进口增长了10.06%


5. 出口下降主要反映了货物的减少(以资本货物为主导);政府消费支出仅为0.82%,高于上一季度的0.22%。


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下滑32.9%,大多数有影响力金融机构预测下滑将达到30% - 36%,因此实际数据符合人们预期。若要以过去的数据进行对比的话,自1947年美国政府启动GDP统计以来,本季度的衰退几乎是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此前美国GDP最大降幅是1958年一季度的-10%,在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美国经济萎缩也不过为-8.4%。

考虑到一季度美国GDP萎缩5%,美国经济事实上已经陷入技术性衰退。(技术性衰退是指:一个经济体以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为技术参数,当这个参数连续表现为负值时,就表明该国进入“技术性衰退”。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判断能否进入“技术性衰退”的标识,是连续两个季度同比增速为负值。)


除此以外,失业状况的日渐严峻也是经济衰退的直接体现。7月30日,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143.4万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已经连续19周超过100万人,约为疫情暴发前平均水平的6倍。

解析:“私人消费”受打击成关键

众所周知美国今年经济的重创是来自新冠疫情的直接影响,那疫情又是如何给GDP带来影响的?原因正如上述数据所体现的,GDP主要由4大部分构成:私人消费、私人投资、政府支出、进出口贸易。

其中,影响最大的私人消费环节,它在美国经济里本应是最大的推动力,美国二季度实际个人消费支出季率初值录得-34.6%,创历史最大降幅。在美国的经济中,私人消费占了65%-70%,这方面与服务业、购买力都有关系,虽然美国政府不断在发钱,但与从前西方世界“提前消费”的观念不同,民众在疫情期间的储蓄意识变强了,拿到政府补助后他们会存起来而不是像原来一样拿去消费。因此虽然发放了失业补助、现金支票等,但消费还是持续走低。

从另一个角度看,消费减少主要是由于服务和商品需求的减少。出口减少反映了货物贸易的低迷,非住宅固定投资的减少主要反映了工业设备需求疲弱,而住宅投资减少则是因为房地产市场需求回落。

因此,疫情对GDP的影响是来源于:疫情使人们勒紧腰带减少消费和投资,同时政府支出减少、下令关闭非必要场所和“居家令”等综合因素导致了经济的整体衰退。


应对:美联储保持“鸽派”立场

为应对疫情冲击的负面影响,美联储选择维持宽松的力度。7月29日,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的低点,将超额准备金率(IOER)维持在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


美联储表示确信经济度过危机,且实现其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之前,将继续维持当前的利率水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市场传达了货币政策在疫情影响完全消退前,仍将保持宽松的鸽派信息,即2022年前都不会加息,这也是可能导致美国股市收高的原因所在。

(鸽派:是一个广泛用于政治上的名词,用以形容主张采取柔性温和的态度及手段处理外交、经济、军事等问题的人士、团体或势力。反义词为鹰派)



复苏:前路漫漫,不容乐观

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首席经济学家Oren Klachkin表示,“解除封城后的经济短暂复苏已成为昙花一现。美国国内新冠疫情的反弹,加上疲软的需求、供应链中断、处于历史低位油价,以及高度不确定性,都将严重拖累企业投资。”总体而言,外界对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持悲观态度。

首先,疫情在全球尤其美国境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抑制,在疫情不可控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就失去迅速反弹的驱动力,最直观体现在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图表显示美国人对未来半年经济前景看法的7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回落至四个月新低。由此看来,影响GDP的关键“个人消费”环节短期内很难实现改变和突破。



更重要的是,疫情的冲击影响了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大幅度财政刺激的后遗症就是债务高企,同时还有大规模的破产和失业;与此同时,企业也受到重创,因此企业首先要保障现金流和流动性,而利润降低会影响企业后续的投资。不少公司正在把休假变成永久性的裁员,并缩减运营和生产规模。二季报显示,美国银行业坏账拨备环比增加了一倍。如果美联储的救助无法保护企业和改变就业形势,那今后就会出现更多的“僵尸”公司。

此外,从历史来看,无论是上世纪大萧条还是08年金融危机,经济体一般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总结

美国第二季度GDP暴跌32.9%主要反映了个人消费支出(PCE),出口,私人库存投资,非住宅固定投资,住宅固定投资以及州和地方政府支出的减少。疫情严重打击了这些层面,尤其是占比70%的个人消费环节,因此导致GDP下滑。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将以“鸽派”的立场,实施宽松的财政政策来度过危机。总体来说,美国的经济恢复受制于疫情,而疫情至今难以控制。这将导致无论是美国企业还是个体都很难摆脱现在的困境,因此复苏会是个漫长的过程。








171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