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疫情风险中心 物流和客运行业面临怎样的危机

疫情以来,许多地区的强制封锁和快速变化的政策让许多行业的经营活动停滞不前,因此,总体影响程度的关键因素是疫情的持续时间。


全球许多政府为减缓病毒感染的速度,将感染率降至最低,极大程度地限制了国际甚至境内的运输系统,很大程度陷入停摆状态,尤其是客运方面,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对于运营物流和客运系统公司的具体影响。



01 物流行业 直接影响有限,经济活动骤减可能带来间接影响

在当前的环境中,全球大多数国家或地区都采取延长的自我隔离策略,供应链行业,尤其是供应生活必需品的供应链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行业,物流在必需品供应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物流行业形成了支撑。


但由于经济衰退,大宗商品需求降低,以及许多国家限制跨境流动对贸易的影响,物流行业公司也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因此,我们认为物流行业中提供日常生活用品运输的公司在疫情期间承担了更小的市场风险。



以物流公司Brambles(ASX.BXB)为例,它拥有3.3亿个托盘和板条箱,用于将货物从制造商运输到零售商店和在线运营商。它在美国和欧洲占有很大的份额,而这两个地区在这六个星期是主要的冠状病毒爆发点。北美占总收入的45%,欧洲占30%。Brambles着重于杂货和医疗运输等消费品,通常对经济下滑具有弹性,并且它的核心业务是提供那些购物者疯狂囤货的日用品,足以见得其业务的稳定性。


其子公司CHEP大约80%的收入来自向批发生产商发放托盘以促进消费必需品向零售商的转移。鉴于最近在CHEP主要辖区的恐慌性购买和家庭库存浪潮,以及近期家庭消费习惯的改变(例如更多是在家烹饪),我们预计CHEP将为公司在上半年提供积极的交易数据。但欧洲汽车集装箱业务(约占集团收入的4%)可能陷入停运风险。

BXB拥有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在19财年末以25亿澳元出售其IFCO业务并随后进行市场回购,目前资产负债表上有约8亿澳元的现金。此外,它保留了约16亿澳元的未动用债务融资。


但从长期来看,会受到宏观经济衰退的影响。在欧洲,北美和澳新的核心市场中,公司业务可能会面临长期的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公司的基础系统增长将随更经济增长速度一并放缓,并且BXB也会受到在未来某个时段开始,家庭逐步去日常用品囤货库存的影响。



02 航空客运行业 新的限制规定超出了行业灵活性所能承受的范围

在疫情形势继续发展的同时,所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航空公司都宣布航班和时间表将大幅削减,以应对旅客需求减少和政府施加的限制。尽管最初的旅行禁令(前往中国,韩国,伊朗和意大利)已经开始导致需求下降,但所有航空公司在机队内都拥有足够的灵活性以适应减少的需求。


长期运载量的下降大致与预期经济收缩一致,从而确保了承载能力的稳定,并保持了每条航线的现金流盈利能力。但随着监管政策的重大变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政府通过以下多种方式有效地关闭了边境


  1. 禁止所有非永居和非公民入境;

  2. 对所有国际旅客的强制性执行14天自我隔离;

  3. 升级为4级“红色”旅行建议(即不旅行)。此外,关闭大多数澳大利亚州边界(除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以外的所有州)以及新西兰建议取消所有非必要旅行,可能还会导致国内旅客活动停滞。


受到这种极端限行政策的影响,航空客运系统的灵活性已经不足以承载其带来的损失。



Qantas目前补充了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为政策限制影响提供了更好的安全垫,我们在此前的股评中对QAN已做过详细的分析。而反观维珍航空(ASX:VAH)则更多的需要依靠自身削减成本的策略来维持,虽然正在采取措施减轻企业的现金消耗,包括削减产能,裁员,运营支出和资本支出递延,但 VAH的可用现金余额仅为11亿澳元(Qantas目前扩大到了29.5亿澳元),可能不足以支撑疫情持续时间更长。


但另一方面,维珍在2021年10月之前没有重大债务到期,在2022年7月之前也没有新飞机交付,这减轻了维珍的资金压力。同时,VAH已确认已要求澳大利亚政府提供14亿澳元的财政支持,以为长期危机做准备,这是一项初步提案,尚待澳大利亚政府接受或批准。

公司最近的节省成本的措施包括:


  1. 停止维珍国际航班;

  2. 将维珍家庭服务减少90%;

  3. 暂停虎航服务;

  4. 临时裁员80%;

  5. 暂停供应商协议;

  6. 推迟非必要的资本支出


如果当前条件保持不变,这种流动性将使承运人在大约8-9个月内保持生存。

与主要竞争对手Qantas相比,维珍航空没有相同的网络强度或机队深度来动态调整其投资组合,也没有资产负债表的实力来轻松度过难关。因此,管理层主要将策略集中在为业务提供结构性变更以消除成本并限制利润率低的业务。


维珍航空加快了机队简化计划,从虎航机队中淘汰了剩余的7架A320,并淘汰了3架F100。总体而言,维珍对比澳航具备更大的投资风险。



总结


对比物理运输和航空客运行业,物流运输受到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小,负面影响集中在经济活动降低,但提供日常用品物流的业务会在疫情期间维持稳定表现,而长期会受到整体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而放缓。而航空客运行业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整体业务受政策影响削减了90%,行业公司资产负债表的强度,消减成本的策略,和运营网络的灵活性是考察公司能否渡过难关的关键考察点。




0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