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疫情如何撼动经济发展的基石——基础建设运营行业浅析

此次疫情对于澳大利亚基础建设的运营也产生了巨大影响,本文主要针对机场和收费公路作出分析。考虑到政府实施的旅行限制和入境禁令,航空公司的运载量下降以及对机场合作伙伴(机场零售店,酒店等)的潜在纾困,短期内机场受疫情的影响最大。此外,收费公路运营商可能也会受到负面影响,并且考虑到很多公司实施的居家办公,保持社交距离等带来的影响,中期来看,如果实施封城后对过路费进行了减免,则可能对中期收益造成压力(类似于中国发生的事情)。



对机场的影响

此次疫情的爆发给旅游业造成了最严重的打击,穿越悉尼和奥克兰的主要航空公司(澳洲航空,维珍航空和新西兰航空)已暂停几乎所有国际航班以及大部分国内航班,至少延续到2020年5月/ 6月(关闭2-3个月)。但鉴于下半年出行需求很有可能持续减弱,这种负面影响可能会持续下去。


收入风险

机场的收入存在三大主要风险来源

(1)由于客流量减少,大量航线停飞,与航空相关收入降低;

(2)由于乘客人数减少,非航空收入(零售和停车场收入)降低;

(3)不得不向机场租户(例如零售和酒店运营商等)提供的租金减免。

非航空收入 的EBITDA利润率(约90%)高于航空收入的EBITDA利润率(约75-80%),也就是说非航空收入的下降对EBITDA的影响要大于航空收入的下降。机场潜在的抵消包括成本控制,但考虑到机场的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成本控制带来的影响可能有限,以及资本支出的递延。



主要应对措施

机场潜在的抵消包括成本控制,但考虑到机场的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成本控制带来的影响可能有限,以及资本支出的递延。AIA和SYD都宣布了推迟资本支出的计划。尽管从流动性的角度来看这在短期内是有积极影响的,但可能也会导致未来增长速度变缓。

Sydney Airport (ASX:SYD)

悉尼机场是澳大利亚基础设施的龙头企业,但短期内COVID-19带来了严重的挑战。尽管鉴于COVID-19使得乘客数量急剧下降,机场可能必须提供给商户租金减免。但其房地产业务已完全出租,该块业务预计能维持相对稳定,不断增加的酒店房间和停车场业务带来了良好的利润率。



SYD面临的挑战包括COVID-19的影响和持续时间不确定,航空公司的生存能力面临挑战,SYD会通过上述成本控制及延期资本支出等方式重新调整的资金分配。此外,在2026年西悉尼机场启用后会有更激烈的竞争。悉尼机场前景向负面的转变反映了悉尼机场金融公司的信贷指标“急剧减弱”,远低于2020年Baa1容忍度。但另一方面,悉尼机场手中拥有3.7亿澳元的无限制现金,并可以从10多家银行获得10亿澳元的银行贷款,公司表示其资产负债表足够应付短期的威胁。此外,预计未来客运量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恢复,并且SYD在其所有业务领域都将扮演着一定的重要角色,在推动经济发展中有着重要地位。

穆迪高级分析师Nicholas Chapman表示,如果其运营资金与债务的资金比率持续保持在9%以下,或者客运量下降到损害机场流动性和履行债务契约能力的水平,该机场的评级可能会被下调。



收费公路的影响

尽管目前疫情对于陆地交通影响的具体程度上无法量化判断,但其影响可能也不如机场严重,但还是有一些因素需要考虑。


交通

交通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因为人们只是根据需要来旅行(一般比较谨慎),很多公司要求员工居家办公,再加上政府的社交距离的规定,全面关闭(类似于意大利和美国部分地区)可能会对流量造成负面影响。


美国收费公路

TCL在美国的收费公路(约占收入的10%)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影响,美国受到的影响可能比澳大利亚更大。ALX(Atlas Arteria)发布的美国收费公路Dulles Greenway(位于TCL的I-495附近)的交通流量表明,自停运后的3月16日至19日的4天内,交通流量同比下降56%。此外,TCL在美国的收费公路会产生浮动的通行费(当公路拥堵时收费会上升,反之亦然),这可能会对收入造成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降低/免收通行费的潜力

尽管迄今为止尚未宣布任何消息,但在疫情爆发期间中国发生的事情可能具有参考性,中国当局免收通行费,以保证医疗用品和生活必需品的顺利运输,以帮助救济工作。


Transurban(ASX:TCL)



TCL是一家在澳大利亚上市的公司,在墨尔本,悉尼和布里斯班以及美国大华盛顿和加拿大蒙特利尔都有运营的收费公路。它拥有澳大利亚最多的收费公路,其交通量增长是相对可预测的,并且历史增长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GDP增长。

总体而言,在Transurban的道路上,汽车运输量的下降速度快于卡车运输量,在三月的最后一周,澳大利亚的卡车运输(占集团收入的三分之一)仅下降了7%,这是由于对超市杂货和其他产品的需求持续增长,使得人们仍然需要奔波于超市和家之间。但由于加拿大城市停业后收费被视为“非必要”服务,加拿大蒙特利尔的A25公路已暂停收费,不过Transurban将从政府获得收入损失的赔偿。北美和澳大利亚交通量下降的程度和持续时间将取决于政府对COVID-19危机的持续应对措施。Transurban仍计划在年中左右开放悉尼的NorthConnex和M5公路项目,但病毒的爆发让整个项目按计划时间执行带来了一定压力。


总结

交通基础设施的运营公司受到了疫情导致人流量减少的直接影响,目前相关公司的股价是否被低估,仍取决于公司是否有能力承受疫情带来的损失,疫情持续的时间,限行相关政策的变化,以及是否能申请损失的相关补偿。目前相关行业仍在疫情中承受着高风险,建议控制相关股票的风险敞口。



0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