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疫情如何撼动经济发展的基石——基础建设运营行业浅析

此次疫情对于澳大利亚基础建设的运营也产生了巨大影响,本文主要针对机场和收费公路作出分析。考虑到政府实施的旅行限制和入境禁令,航空公司的运载量下降以及对机场合作伙伴(机场零售店,酒店等)的潜在纾困,短期内机场受疫情的影响最大。此外,收费公路运营商可能也会受到负面影响,并且考虑到很多公司实施的居家办公,保持社交距离等带来的影响,中期来看,如果实施封城后对过路费进行了减免,则可能对中期收益造成压力(类似于中国发生的事情)。



对机场的影响

此次疫情的爆发给旅游业造成了最严重的打击,穿越悉尼和奥克兰的主要航空公司(澳洲航空,维珍航空和新西兰航空)已暂停几乎所有国际航班以及大部分国内航班,至少延续到2020年5月/ 6月(关闭2-3个月)。但鉴于下半年出行需求很有可能持续减弱,这种负面影响可能会持续下去。


收入风险

机场的收入存在三大主要风险来源

(1)由于客流量减少,大量航线停飞,与航空相关收入降低;

(2)由于乘客人数减少,非航空收入(零售和停车场收入)降低;

(3)不得不向机场租户(例如零售和酒店运营商等)提供的租金减免。

非航空收入 的EBITDA利润率(约90%)高于航空收入的EBITDA利润率(约75-80%),也就是说非航空收入的下降对EBITDA的影响要大于航空收入的下降。机场潜在的抵消包括成本控制,但考虑到机场的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成本控制带来的影响可能有限,以及资本支出的递延。



主要应对措施

机场潜在的抵消包括成本控制,但考虑到机场的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成本控制带来的影响可能有限,以及资本支出的递延。AIA和SYD都宣布了推迟资本支出的计划。尽管从流动性的角度来看这在短期内是有积极影响的,但可能也会导致未来增长速度变缓。

Sydney Airport (ASX:SYD)

悉尼机场是澳大利亚基础设施的龙头企业,但短期内COVID-19带来了严重的挑战。尽管鉴于COVID-19使得乘客数量急剧下降,机场可能必须提供给商户租金减免。但其房地产业务已完全出租,该块业务预计能维持相对稳定,不断增加的酒店房间和停车场业务带来了良好的利润率。



SYD面临的挑战包括COVID-19的影响和持续时间不确定,航空公司的生存能力面临挑战,SYD会通过上述成本控制及延期资本支出等方式重新调整的资金分配。此外,在2026年西悉尼机场启用后会有更激烈的竞争。悉尼机场前景向负面的转变反映了悉尼机场金融公司的信贷指标“急剧减弱”,远低于2020年Baa1容忍度。但另一方面,悉尼机场手中拥有3.7亿澳元的无限制现金,并可以从10多家银行获得10亿澳元的银行贷款,公司表示其资产负债表足够应付短期的威胁。此外,预计未来客运量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恢复,并且SYD在其所有业务领域都将扮演着一定的重要角色,在推动经济发展中有着重要地位。

穆迪高级分析师Nicholas Chapman表示,如果其运营资金与债务的资金比率持续保持在9%以下,或者客运量下降到损害机场流动性和履行债务契约能力的水平,该机场的评级可能会被下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