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煤炭价格为何跌倒冰点?澳洲矿业会做出如何反应?



从今年4月份开始,煤炭价格迎来一轮暴跌,到5月中旬的价格只剩下每吨55美元左右。以目前的价格计算,全球将近60%的动力煤和30%的澳大利亚动力煤无利可图,这为今年冬天试图为债务再融资的众多矿业和港口制造了恐怖的背景。由于担心煤炭价格将回到低于2015-16年度历史低点的长期历史低位,澳大利亚的煤炭行业正在审查扩张和维持资本支出的计划。


1. 价格变化

截至今年的前三个月中,通过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港口运输的优质产品(煤的能量含量为6000公斤/千克)平均每吨68美元,但此后一直下滑至每吨56美元,光是2月份新南威尔士州优质动力煤的价格已下跌了27%。就背景而言,2018年中期价格超过每吨120美元。自从2月份冠状病毒开始影响需求以来,昆士兰优质炼焦煤的价格同期下跌了30%,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46%,而昆士兰州炼焦煤在2019年5月的繁荣时期价格为每吨210美元。

自4月初以来,高档动力煤的价格从$ 67.58 / t降至$ 58.50 / t,价格为6,000kcal / kg NAR,但仍高于2016年1月的低位$ 49 / t。自4月初以来,挥发分炼焦煤从$ 150 / t降至$ 132 / t,但仍高于2016年2月的低点$ 75 / t。

现在5月中旬煤炭的价格只剩下每吨55美元左右,可以说,此次煤炭价格完全有可能回到低于2015-16年度历史低点的长期历史低位。



2. 煤炭解析

煤炭价格下跌是市场综合因素影响下的结果,虽说在疫情背景下各种现象都不足为奇,但仔细分析还是能找到部分具体原因去解释这一现象。

疫情对供需双方的影响

首先是疫情COVID-19为全球煤炭市场的供需双方带来了越来越不确定的前景。比如说在需求端上,印度和日本的冠状病毒封锁严重削弱了这些国家对煤炭的需求。炼焦煤的需求分布在许多国家,而中国的需求就比铁矿石的需求要小。必和必拓上周表示:“(炼焦)煤炭需求的地域多元化是一项长期优势,但在当今独特的情况下是一个障碍。”


替代品的竞争压力

其次是其他大宗商品即煤炭替代品价格优势带来的竞争压力。作为一种能源商品,动力煤的价格也受到天然气市场趋势的影响,因为运行燃煤电站的亚洲电力公司通常还拥有燃煤电站,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套用其发电量以适应当前的商品价格。最近这几个月极低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正促使一些亚洲发电商燃烧天然气而不是煤炭,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市场上煤炭的过剩。



融资困难

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出口码头,瓦拉塔港口煤炭服务公司,也在市场上寻求在7月之前为1.6亿澳元的债务再融资,而Whitehaven Coal则提前采取行动,并在2月为其10亿澳元的循环债务融资。

Westpac上周收紧了煤炭贷款政策,瓦拉塔港(Port Waratah)首席执行官Hennie du Plooy在4月份表示,化石燃料撤资的趋势使每笔再融资都比上一次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