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澳大利亚农业生产现状,中澳贸易关系成为一大不确定因素



新冠危机在世界各地蔓延,尽管澳大利亚到目前为止有幸避免了重大疫情爆发,但活动禁令和谨慎的消费还是表明澳大利亚正处于急剧的经济下滑之中。不过此次疫情对澳大利亚农业的影响可能要比其他部门低得多,到目前为止,谷物价格一直因消费者的囤货而持续走高,而牲畜价格却因出口需求的不确定而回落,羊毛的价格也因此大幅下降。由于餐厅仍然没有全面开放营业,且消费也持续低迷,因此与高品质的产品相比,主食等必需食品的价格弹性可能更高。


天气

2020年年初,大多数农业地区的1月和2月降雨普遍高于平均水平。但是自3月以来,尤其是4月以来,天气条件就变得好坏参半了。澳洲东南部的降雨量仍远高于平均水平,一些地区甚至接近有记录以来的最佳开年。总体而言,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南澳和塔斯马尼亚的降雨量非常充沛。

与一个月前相比,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情形就不是那么令人满意了。这两个州的4月降雨量均低于历史平均水平,昆士兰州南部和整个西澳的小麦种植区的根部土壤水分大体上还是处于平均水平的,但部分地区的土壤水分是低于平均水平的。



整个国家(除了约克角)的未来三个月预测仍然有充足水分。


原材料成本

燃料价格在4月份暴跌,然而本月石油价格有所回升,BRENT价格回升至30美元/桶以上。虽然在平时这个数字也是勉强维持收支平衡,但现在的情况也非比寻常。随着澳大利亚禁令的逐步放松,燃料需求正在恢复,价格也会缓慢回升。

化肥价格在2019年大幅下跌,但在2020年已部分回升。尽管美国天然气价格仍然较低,但以美元计价的DAP和尿素在今年都有所上涨。

饲料价格在5月份上涨了8%,这与全球谷物价格的上涨密切相关,但是随着这种情况的缓解,5月初的价格有所回落。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在当前季节对饲料的需求仍然较低。



牲畜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除羊肉外,其他肉类的价格普遍较低。未来几个月,牛肉和羊肉的价格会取决于超市的库存是否会持续补充,但这也会受到全球市场基本面的抑制,因为目前全球经济衰退,人们也减少了餐厅用餐。

由于加工商因疫情爆发而停工,美国国内牛肉供应已经严重中断。尽管澳大利亚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但维多利亚州一家牛肉加工厂对疫情密集爆发应该敲响警钟。



目前羊毛价格已大幅下降,这一趋势可能还会继续下去。从基本面来看,2020年下半年需求可能会不高,购买力仍将高度不确定。

农作物

目前2020-2021年冬季作物种植季的播种工作进展顺利,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情况明显改善,而西澳和昆士兰州的小麦带现在面临降水不足的影响。

尽管由于全球价格上涨,这种差距已经在缩小,但澳大利亚谷物的价格仍高于国际基准。

三月和四月的民众囤货带来的价格上涨正在逐渐减少。许多消费者已经储备了足够多的主食,这也使得未来的需求会大大减少。尽管粮食生产的过程不太可能像肉类加工或园艺一样遭受病毒爆发,但俄罗斯等主要生产国的疫情严重程度也令人担忧。



预计棉花价格下跌的趋势还会延续下去。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人们除了必要出行之外很少会出门,而且在家远程办公可能会成为很多公司的一种常态,因此时装不太是他们的关注点。

4月份水果和蔬菜价格涨跌不一。水果在3月份增长9.9%后又上涨了10.5%,而蔬菜在3月份上涨了20.8%之后下跌了21.2%。尽管现在很多打工度假的人都选择回国,劳动力供应方面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但目前新鲜农产品还是能保持持续供应状态。不过农产品加工的地方还是有可能会出现聚集性疫情爆发,需要工作人员多加注意。


进出口贸易关系

羊毛价格徘徊在五年低位,大麦种植者受到80%的关税打击,铁矿石价格也在上涨。这些事件的共同点是中国,中国现在几乎是影响每个商品市场的波动因素。总体而言,中国购买的农产品约占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的四分之一。



因此,在外交关系日益紧张的情况下,北京对大麦进口征收80.5%的关税,还禁止了四家澳洲牛肉厂商的牛肉进口,因此,社会上有很多声音呼吁农民能够实现多样化生产,从而避免受到贸易环境恶化的太大影响。

澳大利亚肉类工业理事会CEO Pat Hutchinson说中国是澳洲目前最大的牛肉客户,但牛肉也出口到其他109个国家。他说:“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的建议并不成立,”他说。“就像世界上任何一家企业一样,我们会把更多的产品投入愿意支付更高价格的市场和客户,而过去12-18个月以来,中国一直是利润最高的那个市场。”

不到十年前,澳大利亚向沙特阿拉伯出口的大麦比中国更多。但之后中国需求激增,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2017财政年度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大麦销量达到590万吨的峰值,而此时对沙特阿拉伯的出口总量为79.4万吨。

之前社会上有声音称中国此前对澳洲采取贸易壁垒与澳洲呼吁对中国进行新冠疫情的独立调查有关,而澳大利亚养牛理事会和澳大利亚绵羊生产者协会表示,他们“已要求政府考虑其关于对中国管理层和COVID-19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

澳大利亚的农业自今年年初起气候好转后的产量也有所增加,但由于贸易环境的恶劣,出口产品转换成利润的能力又大大降低,整体来看,四月份的NAB农业生产指数下降了2.5%。



126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