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民主党政策对医疗股的影响

美国大选风向逐渐明朗

1月6日,在美国国会紧急封锁的同时,佐治亚州民主党候选人Raphael Warnock与Jon Ossoff各自击败了其共和党对手,拿下参议院两个席位。这意味着民主党在接下来的两年将控制白宫及国会参众两院,为拜登政府立法道路扫清障碍。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更关心的问题在于其鼓吹的医疗政策究竟会对医疗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美国民众亟待平价医疗政策

据Bankrate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10个美国人中只有不到4个人能够负担得起$1000美元(约1300澳元)的意外开支,而不靠信用卡、亲友借款或者借贷平台就能独立支付这笔支出的美国人比例更是只有18%。而据美国公共卫生杂志于2019年初的调查,有58.5%的美国人申请破产的原因来自于医疗花费,健康医疗相关的支出更占美国GDP的17%,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的水准。这无疑为当选美国总统拜登推行奥巴马医改、打击天价药物的纾困法案广造声势。

民主党平价医疗法案发展史

2010年,在时任副总统拜登的见证下,奥巴马签署了Affordable Care Act (平价医疗法案,俗称“奥巴马法案”),最终目的是希望可以提高健康保险的覆盖率,让过去负担不起保费的弱势群体也能更享受健康保险。而当这些弱势群体的医疗负担下降后,便会让他们在生病时更愿意消费医疗资源。在政策需求双利好的情况下,医疗ETF应声大涨。



与澳洲的医疗产业类似,美国的医疗体系也由制药公司、保险公司、政府三角组成。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不再赘述,但是美国的保险业话语权相当巨大。他们会通过一个叫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的第三方机构与制药公司协调议价,而作为PBM重要收入来源,药厂的回扣加上需求的增加变成了药价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彼届政府无计可施。 而当特朗普执政时,一面对花费巨大的奥巴马医保紧急喊停,一面立法禁止药厂向PBM支付回扣。2017年5月4日,共和党以217票对213票微弱优势通过取消奥巴马医改法案。医疗ETF自此开始进入横盘,直到疫情爆发。

拜登新政的具体措施及影响

时隔四年,当初陪跑的拜登即将入驻白宫。拜登一直是个坚实的奥巴马医改拥护者,这从当时他靠私人权利助奥巴马推行法案不难看出。

“When we passed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I told President Obama it was a big deal – or something to that effect.”

— Joe Biden, April 30, 2019

他提出的当选新政是:为特朗普执政期逐年增加的未参保2700万美国人提供平价医保,并给予提高中产家庭提供基于健康保险的税务减免(健康保险支出不得高于税务支出的8.5%),并为因低收入而无法办理医保的490万美国人提供无溢价医保。如果该法案得到支持,将略微利好医疗股。

而除去推进奥巴马医保之外,拜登还声称动用更强的手段。据拜登的竞选团队透露,他将开始监管药物公司的滥定价问题。对于往往无竞争对手的制药企业,Medicare等重大社会保险又往往无议价权,进而导致了药厂常常推高成品药的价格。针对这一现象,拜登称将废除现存的禁止Medicare向制药公司议价的法规。这无疑将向医疗行业投入一颗原子弹。除了提高对传统药物的议价能力,拜登还将委托Secretary of Health和Human Service设立一个新的独立监管委员会,来监控往往竞争更少的新型特殊药物的定价。对于本土生产的药物,定价需参考其他国家同类药物的价格(称为外部引用定价);而对于进口药物,更需监管委员会的特殊批准,并命令该定价需同时应用于对社会及私人保险公司等不同情景。作为重要进口国之一,澳洲药企也许在拜登可能的新政下将如履薄冰。拜登同时还提出将通过对医药行业立法、增设对抗税来减少所有药物品牌及特种药物的通胀,并免除医药公司对广告支出抵税能力。而略微令人安心的是,拜登政府将通过增加FDA批准的进口药物数量,以此增加美国药企的竞争。这对澳洲医疗行业也许是一大幸事。

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