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中澳经济在疫情之下有何共性与不同,中国经济数据具备哪些参考价值?



疫情下的中澳经济

随着5月到来,疫情席卷下的2020已过去三分之一。这场意外的瘟疫带给全球经济的打击不言而喻,无论是中国,澳洲,全世界都难免受到波及,而中国的疫情是最早爆发,并最早得到控制的,其一季度经济数据能够很好地体现疫情爆发时期的经济状况,而其他一季度数据并不能完全体现疫情爆发期间的经济影响。虽然不同国家,经济模式不同,产业受到的影响也不尽相同,但在一些方面又有共性,因此中国一季度经济数据也对其他国家疫情爆发数据具备一定的参考价值。让我们通过宏观经济和行业分析两个层面来解析疫情影响下中澳经济的共性与不同。



中国经济首季度概况: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三大产业也都出现了比较大的下滑。通过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看,二月份下跌得很深,虽然从三月份开始主要经济指标收窄,经济已经得到一定的修复,但总体来看,一季度经济下行较深,主要有几大特点。

首先是经济下行较深,GDP深受打击。假设没有疫情,今年一季度GDP在6%左右,考虑到2%的物价,一季度名义增长速度应该在8%左右。而实际上,一季度名义GDP只有5.3%,实际GDP是-6.8%,经济损失相当于3万亿人民币。

其次是物价和通胀水平不高。如果疫情冲击主要只是供给性的,价格往往上升。现在看既有供给又有需求,带来的特点就是需求没有下降的商品价格是上升的,需求下降的商品价格是下跌的,整个通货膨胀水平并不高,甚至未来一段时间通胀可能还是要往下降。


澳洲经济首季度特点:

市场预计在20年1季度预期下降-1.2%之后,这显然不能体现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目前市场预计2季度澳大利亚GDP增长将创历史最大季度降幅,为-5.7%,整体影响水平与中国相近。为确保安全采取的“社会疏离”政策仅在20年第二季度就可能使经济损失逾1000亿澳元。

澳大利亚第一季度通货膨胀率环比增长0.3%,年度通货膨胀率提高至2.2%。但国民银行(NAB)预测通货膨胀将是短暂的,根据预测,由于油价下跌以及从4月开始实行免费托儿服务,预计第二季度主要CPI将急剧下降1.9%。

澳洲储备银行已经用尽了常规的货币政策,现金利率达到了创纪录的低点0.25%,并实施了一些非常规措施。迄今为止,非常规政策已使储备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从年度GDP的9%扩大至13%,如果汇率持续下跌,则可能进一步推动增长0.6%。所有这些都表明,随着今年晚些时候经济活动回升,宽松的货币政策应有助于支持经济。也就是说,经济正在应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期最大的冲击,这带动了市场对政府前所未有的财政刺激的需求。



疫情下的中国各产业:

数据显示,经济下滑是广泛存在的。最大的经济下滑发生在第二产业(制造业和建筑业),同比下降了9.6%。相比之下,第一产业同比下降3.2%,第三产业(包括服务业)同比下降5.2%。后者的相对较小的下降有些出人意料,因为大部分服务都需要密切的个人联系,并且数据显示零售额急剧下降,NAB曾预计第一季度实际同比下降了近22%。

根据随后发布的数据,金融中介是服务业中唯一录得第一季度实际增长同比增长6.0%的组成部分。以当前价格计算,金融业已超过批发和零售业(服务业中以前最大的单个类别),仅占服务业活动的20%以上。其他部门跌幅最大的是酒店业,同比下降35%,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同比下降14%。



此外,由于应对Covid-19扩散的措施引发的全球经济下滑,意味着中国主要出口市场的需求在短期内可能会疲软。如果由于较低的收入或保守的消费而使国内消费也很疲软,加上生产商的库存成本很高,这可能意味着工业活动的复苏是不可持续的。这可能导致对制造业投入的需求减弱,其中建筑,机械设备和汽车制造业的钢铁需求减弱也会间接影响到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的需求。

澳洲各产业情况:

根据NAB对澳洲2020第一季度的经济调查,在所有行业中,约有50%或更高的受访者表示有受影响。似乎在早期阶段,批发,建筑和采矿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些行业中约有2/3的公司受到了影响。在最初阶段,制造业和零售业受到的影响最小。尽管危机的爆发不太可能为大多数公司带来好处,但零售业最初似乎已经受益,尽管总体上只有极少数公司报告有净收益。



澳洲企业在第一季度的情况喜忧参半。例如零售,金融,房地产,住宿和食品服务业有所改善,而健康和建筑业也有所增长。但是制造业,批发业,商业服务业和运输业的表现较弱。此外,过度依赖教育和旅游业的新州和维州也会面临较大打击,因为在隔离政策背景下,教育和旅游是备受打击的产业。

根据中国一季度行业数据参考,对澳大利亚的第一和第二产业的下降趋势可能与中国相似,但预计第三产业的不确定性更大,根据澳大利亚零售、旅游、教育等行业更大的占比,以及近期银行的表现和资本市场的表现,金融业恐怕不会对第三产业形成如此大的支撑。


总结


从宏观经济情况来看,中国和澳洲经济都不可避免受到较大冲击,GDP分别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但是在货币的方面,中国的物价和通胀水平不高,甚至通胀水平未来有可能下降。而澳大利亚一季度的通胀水平相对较高,但是未来也可能会面临更大幅的下滑趋势。


在行业方面,两国的行业情况基本都取决于疫情之下的市场需求。最受打击的都是制造业,但是一季度零售,房地产,金融等产业尚有所改善,尤其是中国的金融业在当前低迷的背景下实现了逆袭。但可能澳洲第三产业的冲击可能更多的出现在第二季度。出口方面受供应链和需求等影响都不太景气,以往澳洲经济十分依赖的旅游和教育产业则面临滑铁卢。



0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