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丨美联储和澳联储拒绝实行负利率,负利率意味着什么?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Philip Lowe近日表示,澳洲联储将其官方利率降至零以下是“极不可能的”,主要基于两个颇具说服力的论点,一是他认为负现金利率带来的危害会超过好处,二是他认为负利率并不会起作用。而负利率早有先例,在日本欧洲等国已较为普遍,从历史经验来看负利率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什么是负利率?

当存款人在银行存款时,银行不再向存款人支付利息,反倒是存款人向银行支付利息时,支付的这个利率就是负利率。

在经济衰退时期,当人们和企业选择持有手中的钱而不是消费时,为了刺激消费,央行可能会宣布负利率,这是央行为了刺激经济而使用的货币政策。这时人们持有现金会产生成本,而贷款的成本会降低,因此企业的融资成本也会降低,人们消费的意愿增强,企业扩张的成本降低,理论上是可以刺激经济复苏的。然而,在通缩迹象仍然很强的情况下,仅将央行的利率降低至零可能不足以刺激信贷和贷款的增长。


案例

全球有很多地区实施过负利率,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项政策是有效的。负利率政策的两个最大试验是在欧元区和日本。

2014年为了应对欧元区危机,欧洲中央银行(ECB)成为了第一家采取负利率政策的中央银行。当年,欧洲央行将其存款利率降低至-0.1%,以阻止通货紧缩,并使欧盟摆脱长期困境。当前的欧洲央行存款利率为-0.5%,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日本银行(BoJ)这二十年来一直在与通货紧缩作斗争。1999年日本央行成为了第一个实行零利率政策的央行,其主要利率自2016年以来一直为负。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未能将利率恢复至正值范围。

这些经济体中负利率背后的理论很简单。要求银行在中央银行持有大量现金,以防止在金融危机时刻其存款出现“挤兑”。但正如《华尔街日报》报道的那样,在欧洲,通货膨胀率仍然低迷,许多人认为,消费者对负利率的反应就是,将储蓄转移到能够提供更高收益率的银行,哪怕只是高0.1%。一些银行报告说,大型存款人要求将其有形现金存放在可以避免出现负利率的金库中,而企业抑制了支出并抵制了“廉价货币的诱惑”。

这两个经济体自引入负利率以来的表现都表明该政策效果不佳。自2015年以来,欧元区的GDP年均增长率约为1.8%,而日本自2016年以来不足1%。

这可能就是Lowe说他不相信负利率的原因。适度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可能是中央军械库中最有效的政策工具。除此之外,刺激措施最好留给财政政策。



负利率的危害

银行的大部分钱来自其支付存款的利率与其对贷款收取的利率之间的利差,如果实施了负利率,那在现实中很少银行会敢向客户收取存款利率,而贷款利率又大幅下降,银行的利润率受到了挤压,存款利率将一直保持在零。如果利润减少,银行就会发现很难筹集到资本来扩大贷款规模,而且正如欧洲的经验所表明的那样,银行无法吸引外部资本,因为它们的回报低于资本成本。

如果负利率是通过银行渠道来刺激经济活动增加的,那现在看来这项政策实际上与预期目标背道而驰。有证据表明,欧元区在最初短暂的银行贷款激增之后,负利率带来更长远的影响是抑制了贷款增长。

负利率(实际上确实是超低利率)的作用(除了挤压银行利润以及持有大量流动证券所需的保险公司,养老金基金和其他机构的利润)是为了促进风险的承担。危机后的非常规中央银行政策时代助长了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并鼓励向即使在利率小幅上涨后也无法生存的公司提供贷款:在全球大多数主要股市中,所谓的“僵尸”公司如今已占相当大的比重。


负利率的正面影响

利率下降,在本国的投资收益会减少,这时国内资本会就流出,而资本流出会导致本币贬值。汇率下降往往会鼓励出口,增加海外游客数量,减少进口,这会提高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并有助于从经济低迷中恢复过来。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国境封锁,即使澳元再次下跌,虽然对于海外游客来说吸引力很大,但他们也无法入境,对于澳大利亚旅游业的贡献受限。



澳联储为什么不采用负利率?

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地银行已大幅降低借贷利率。现在三年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利率约2.2%,而符合条件的小企业现在可以以4.5%的利率借款三年(大约是他们以前支付的一半)。当前的利率已经足以对经济产生了刺激作用。

此外,无论汇率如何变化,澳大利亚在遏制冠状病毒传播方面取得的成就很可能会吸引澳大利亚海外学生的前往。并且由于过境的关闭,汇率带来的优势也没有那么强,因此澳联储认为此时采用负利率政策弊大于利。


分析师看法

西太平洋银行的Bill Evans预计,央行对负利率的抵抗态度可能会反转,“如果经济状况恶化的幅度超过目前的预期,那么澳大利亚央行会考虑进一步削减利率,甚至削减至负利率。”“尽管澳储行目前有明确的消息称利率政策目前不会做什么改变,但当情况发生变化时,澳联储还是会做出相应调整。”

Evans先生建议,央行转为负汇率的主要好处是更具竞争力的汇率。“对于像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样的小型开放经济体而言,提高汇率竞争力对就业和通货膨胀的影响比美国,甚至欧洲等相对封闭的大型经济体更为直接。



175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