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皇家委员会老年护理报告出炉,护理质量成焦点

皇家委员会老年护理报告出炉,护理质量成焦点

近日,皇家老年护理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into aged care)提出了148项范围广泛的建议,通过更多教育、更好培训和更高工资实现劳动力专业化,是企业设施运营商的关键。卫生部长Greg Hunt概述了最初的4.52亿澳元的承诺,以及解决该行业根深蒂固问题的五年路线图。他指出,最终报告的建议应该“塑造一种更好地尊重老年人的文化”。


提高老年护理体系员工质量该报告发现,澳大利亚的老年护理系统人手不足,员工工资过低,培训不足。养老院往往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特别是护士。此外,提供老年护理的员工构成不适合老年人的需求。委员会建议,亟须制定养老院护理工作人员时间的最低质素及安全标准,其中包括了技能要求、每名住客的注册护士及起居照顾员每日最少工作时长,以及在任何时候最少有一名护士在场。114号建议提出,应该立即为教育和培训提供资金,以提高护理质量。政府应该从7月起建立一个计划,以提高医护人员的质量。该计划将一直运行到老年护理定价机构开始对服务进行独立定价为止。这项计划亦会向提供家居支援、家居照顾及养老院照顾服务的机构,还直接照顾长者人士的教育费用。像Bupa(最大的老年护理提供商)这样的老年护理运营商,以及asx上市公司Regis Healthcare、Japara Health和Estia Health将获得补偿,因为现有员工需要额外的工作时间来参加培训项目。

增加老年护理工作者的工资也是一项重要建议。专员们承认,薪酬是就业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新的定价当局制定老年护理价格时也应考虑到这一点。澳大利亚领先的老年服务机构,是提供老年护理服务的最大机构,称澳大利亚的老年人因资源不足而感到失望,无法提供持续的高标准的护理。

资金压力目前在养老护理体系的员工人数超过366,000,但如果采纳建议,则必须大幅度扩展。从2012年到2016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了17%,自2003年以来已经增长了约50%。在2017-18年度,有近23万人获得了养老院服务,而超过106,000人在自己的家中接受了养老服务。大约有1450个政府资助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在家庭护理领域工作。而澳大利亚也面临着人口定时炸弹:65岁或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预计将从2017年的15%增加到2066年的23%。2015年的代际报告发现,自1975年以来,政府在老年护理方面的支出几乎翻了两番,并有望在2055年之前再次翻番,占经济总量的两倍,这是70岁以上人口大幅度增长的结果。预计支出将从2014-15年度的GDP的0.9%增加到2054-55年度的GDP的1.7%,按人均计算,支出将从620澳元增加到2000澳元。


在澳大利亚,非营利组织管理着将近60%的养老院服务,其次是私营运营商,约占30%,政府组织则占10%。瑞银(UBS)估计,由于这些建议,直接护理小时数增长了27%,而员工成本已占到所产生收入的70%。根据老年护理融资局的数据,42%的老年护理机构报告称在2018- 2019年出现了运营亏损,COVID-19进一步增加压力。委员会没有就如何实施以上建议和如何筹集资金达成一致。Scott Morrison愿意通过加税来解决问题重重和绩效不佳的老年护理部门所需的数百亿美元的额外费用,但除非得到工党的支持,否则他不太可能采取行动。作为替代方案,政府正在探索强迫人们更多地使用退休储蓄,包括当人们进入老年护理时的养老金,以帮助找到所需的钱。

强制增加养老金或减轻资金压力老年人的晚年幸福与养老金体系的灵活度密不可分。退休金的前提是使个人能够纳税,有效地为他们的退休储蓄。允许个人在积累阶段获得退休金,将侵蚀账户余额,并给政府和纳税人带来更大压力。正在讨论的改革包括获取退休金用于一系列个人支出(例如买房子),以及在2025年前将缴款率从9.5%提高到12%。1975年,每一个65岁及以上的澳大利亚人相应的有7.3个年龄在15至64岁之间的人。到2055年,工作年龄与退休年龄的比率预计将降至2.7。在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目前约有71%的人领取老年养老金或其他养老金,未来将没有足够的工作纳税人为该体系提供资金。关于退休金灵活性的讨论应该涉及到自筹退休金的新策略。例如,消除中小型企业主无法对自己的企业进行有意义的投资的情况,并替代出资。此外,通过更公平的税收制度对养老金收入在缩减阶段进行评估,为养老金余额设定上限。

总结

高质量养老服务的提供需要通过更多教育、更好培训和更高工资实现护理人员劳动力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