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丨美国与澳大利亚面临怎样的失业潮



上周五,美国劳工统计局(BLS)发布了一份令人期待已久的2020年3-4月就业报告,这应该是第一篇对于失业数据的综合报告,涉及新冠疫情和与之带来的经济停顿是如何影响了美国的失业率。在2020年2月至2020年4月之间,非农业私人就业减少了超过2000万个职位,失业率从3.5%跃升至14.7%-这一数字超过了大萧条期间的最高失业率。

在本周四,澳大利亚数据统计局(ABS)也发布了从3.20-4.20的非农就业数据,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从3月份的5.2%跃升至6.2%,是自2015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4月份失业人数刚刚超过594,000,超过了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55万。全职就业人数减少220,500至860万,兼职就业人数减少373,800至380万,使4月份的全年度就业增长率下降了3.1%,是自1990年3月以来的最低增长率。



美国

在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月度就业报告中,获得雇主支付的全部或部分工资期的工人,即使实际上没有工作,也被视为已雇用。因此,截至2020年4月18日当周的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总计440万,也未将上述人群包括在内。


COVID-19期间失业率最高的行业

住宿和食品服务行业的工资总额在2020年2月至2020年4月之间下降幅度最大。3月时的报告显示住宿和食品服务行业共有1392万工人,而到了4月,该行业的就业工人少于759万,几乎减半。

零售贸易、医疗保健和社会救助,这两个行业共失去了约215万个工作岗位,零售业削减了13.73%的总工资,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行业削减了10.36%。这是因为与住宿和食品服务业一样,零售业也受到社交疏远措施的巨大影响。在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行业中,牙医办公室和儿童日托服务子行业中的工人极有可能被解雇。



COVID-19期间最稳定的行业

从疫情期间的裁员这个方面来看,公用事业行业受到的打击最少。2020年2月和3月,该行业约有546,000名雇员,在三月到四月之间,雇员减少了3,000,至543,100。

在2月至4月期间,金融,保险和采矿与伐木行业的岗位减少也相对较缓。2月份,金融与保险业的工资总额为6,486,400,采矿与伐木业的工资总额为714,000。根据BLS的估计,到2020年4月,这些数字分别降至6,451,100和657,000。与金融和保险业减少的35,300个工作岗位相比,采矿和伐木业损失的57,000个工作岗位占行业劳动力的比例更高。十分之一的采矿和伐木工人面临裁员,而只有一百分之一的金融和保险工人面临裁员。



数据准确性

美国的失业率指标有包括U1至U6等多个口径。其中U3是官方公布的基准失业率,即涵盖年满16岁及以上、有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并且在过去4周内积极寻找工作但不成功的劳动者。U3的定义相对来说比较狭义——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不愿意工作的人、打零工的人、长期失业的人都不纳入计算。而U6涵盖的人群最为广泛,几乎是计入了所有的没有正式全职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在以往正常的时候,这两个指标的差别还不太大,然而,在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下,越来越多人难以找到正常工作,更多的人选择暂时放弃应聘(报告显示就业参与率已经下降至60.2%)。在本次的非农报告中,U3失业率从3月份的4.4%上升到4月份创纪录的14.7%,U6失业率录得22.8%,逼近1933年大萧条时期创下的24.9%的峰值。



启示

这份非农报告的结果大部分是符合预期的,但有三个方面需要关注:一是80%的失业者为临时性失业;二是幸存者偏差导致平均工资不降反升,说明公共卫生事件对低收入者的影响更大;三是劳动参与率连续第二个月大幅下滑,尚不清楚这一变化是否会成为中期趋势。


相对其他国家,美国就业市场的颓势来得更猛更快。这是因为美国超过80%的GDP是来自服务业,也就是第三产业的贡献,美国就业市场一直外强中虚,外包制造业的弊端在疫情来临之时也得以显现。也正是因此,考虑到服务业对社会消费活力的依赖程度,为了防止更多产能遭到不可逆的破坏,以特朗普为首的政客不得不呼吁火速重启经济。



澳大利亚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3月至4月失业人数增加了104,500人,达到823,300,失业率从5.2%增加到6.2%,提高了1.0个百分点,失业的女性多于男性。青年失业率也跃升至13.8%。澳联储预测,6月份失业率将跃升至10%,而年底失业率将达到9%,高于此前预测的5.1%。到明年六月,这一比例仍将为8.5%。但如果完全放松与COVID-19相关的限制,到7月将恢复多达850,000个工作岗位。



数据准确性

ABS劳工统计部门负责人Bjorn Jarvis表示:“就业人数的大幅上升并没有导致失业人数出现相同幅度的增长,这是因为约有489,800人离开了劳动力队伍,也就是不再被计算为劳动力。”离开劳动力的人数比平常多,导致参与率空前下降了2.4个百分点,降至63.5%。Jarvis说:“这意味着很多没有工作的人没有或不能积极找工作。”

所有地区都出现大量失业人员

2020年4月,所有州和地区的就业人数均下降。就业人数下降最大的地区依次是新南威尔士州(减少221,400人),昆士兰州(减少129,600人)和维多利亚州(减少127,100人)。

所有州和地区的失业率都在上升。涨幅最大的是塔斯马尼亚州的1.3点(最高6.2%),昆士兰州的1.2点(最高6.8%)和新南威尔士州的1.1点(最高6.0%)。

新南威尔士州(下降至62.6%)和西澳大利亚州(下降至65.2%)的参与率下降幅度最大,分别为2.8点,昆士兰州下降2.6点(下降至62.9%),南澳大利亚下降了2.5点( 降至60.4%)。



工作时长的削减导致未充分就业创历史新高

除了参与率下降以外,还有其他因素阻碍了官方的失业人数进一步上升,所有获得政府JobKeeper工资补贴的雇员都被算为受雇,即使他们并没有真正花时间工作。RBC的首席经济学家Su-Lin Ong指出,如果ABS对临时裁员或0小时的工作时长采取了与北美类似的定义,那么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将为11.7%,而不是6.2%。”

COVID-19对工作时长也有广泛的影响。在三月至四月期间,总工作时长下降了约9.2%,未充分就业的人数也急剧增加了603,300人,总数达到180万人,约有270万人(3月就业人数的五分之一)失业或在3月至4月之间减少了工作时间。结合了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的未充分利用率也上升到创纪录的19.9%。



总结

美国和澳洲目前的非农数据都是代表了疫情带来的早中期影响,尤其是美国,疫情还处在不受控的阶段,而各路政客就已积极呼吁复工,之后是否会带来二次爆发,二次爆发后又会带来多么深远的经济影响也不得而知。


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澳洲的失业率较美国而言似乎不是那么可怕,但除去政府补贴和测量基准的影响后,失业率也逼近美国当前的水准。

不同的是,澳洲疫情似乎已经得到控制,莫里森政府在早前也宣布了复工三部曲,预计在七月恢复国内生产生活正常。反观美国,疫情尚不明朗,失业率节节上升,未来经济何时能恢复疫情前水平也无从知晓。


引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一句话,“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即便公共卫生事件过去了,世界也不会是之前的样子了。”




0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