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丨备受关注的银行股息会面临怎样调整?

近期关于银行股息调整的话题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在上周二(4月7日)晚上,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主席韦恩·比雷斯指示澳大利亚各大银行暂停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宣布的约80亿澳元的股息,直到他们有能力对量化的COVID-19危机的影响进行量化。APRA建议银行“限制可自由支配的资本分配”,并考虑“谨慎减少股息”,这与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做出的类似命令相呼应。

紧接着,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在APRA宣布后不久选择将澳大利亚四大银行的评级从AA +降级为A-,并且在周三,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将银行的前景下调至负面。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澳洲的各大银行会面临怎样的股息调整?



APRA此举的目的

APRA主席韦恩·比雷斯(Wayne Byres)表示,他了解股息收入对澳大利亚人的重要性,但强调监管机构的主要目标是确保银行存款的安全性和保险公司支付索赔的能力。

APRA此举是为了试图保护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资本实力,同时尽量减少长期投资对依靠股息的澳大利亚人的长期影响。同时他们希望,股息再投资计划应优先于现金股息的支付,从而进一步提高监管机构希望缓解危机的银行普通股一级(CET1)水平。



Evans and Partners分析师马修·威尔逊(Matthew Wilson)表示,此举是正确的选择,将股权描述为资产与负债之间的最后希望,“股息是自由现金流过多的风险选择分配

。它们是缓冲,而不是息票。”他预计四大银行的支付比率将从目前的80%大幅降低至50%至60%之间。


各大银行反应

上半年可能暂停的银行股息支付预计将对散户股东产生巨大影响,散户股东持有四大银行已发行股票的约50%。CBA拥有最大的散户股东基础,散户拥有52%的股份。Westpac表示尚未就上半年的股息作出任何决定,而NAB则表示将考虑新的指示。


全球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在APRA建议银行削减和暂缓股息之后,下调了对澳大利亚主要银行的评级,主要是由于低利率导致坏账上升和利润压力。在消息公布的当日,澳洲银行股随即迎来一波下跌:


首先是澳洲联邦银行CBA领跌,下跌3.3%至59.81澳元,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下跌5.3%至15.25澳元,

国立银行NAB下跌4.8%至15.35澳元,

澳新银行ANZ下跌4.9%至15.52澳元。



支付比率

首先从支付比率来预测股息的调整:银行股票的定价是否足以反映现实中新的股息,取决于支付比率的变化,这是收益作为股息返还给投资者的部分。

APRA在危机期间限制可随意分配的资本的警告敦促金融服务业转而使用资金作为缓冲,并保持放贷能力。减少股息将通过减少银行从其投资者基础筹集新资金的需求而为股东服务。在疫情对市场和经济造成影响之前,大多数主要银行至少将70%以上的利润返还给了股东。现在,支付比率很可能下调为为50%至60%。

同时,由于经济衰退的前景以及对企业和家庭收入的威胁,市场分析师大幅削减了银行的盈利预期。瑞银(UBS)在本周已经下调了ANZ,NAB和Westpac的股息预测之后,预计这三家银行将完全取消中期股息,但预测将在12月下旬支付终期股息的回报。CBA支付的时间有所不同,其在3月已经支付了中期股息,9月将支付终期股息。

而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预测,如果派息率从80%左右下降到60%,那么按照目前的价格,假设现金收益仅下降20%,股息收益率将在4.1%到7.7%之间波动。但是,如果现金收入下降了50%,而支付比率为60%,那么股息收益率将仅为2.6%至4.4%。


压力测试

花旗认为,APRA可能要求银行在一系列宏观经济低迷的环境下经受住压力测试,以表明它们有能力支付股息。例如,如果根据APRA对银行提出的压力测试,失业率上升到11%,房价下降35%,GDP在未来三年内下降4%,那么银行就取消股息支付。但是,如果监管机构对COVID-19疫情的经济影响不那么悲观,那么银行将有更大的分红空间。

对此,花旗银行给出了模型进行预计:如果APRA要求银行将模型失业率定在7%至9%,房价下跌25%至35%,GDP在三年内下跌1-2%,那么银行可以承受股息,但减少一半。该测试的前提包括,上述模型并未包括政府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的任何缓解措施,剔除其他外因导致的坏账损失。

结合具体情况,花旗的观点是,银行可能会将股息减少15%,因为政府的最终财政刺激措施占GDP的比例将等于11%。在此假设下,它还模拟了失业率飙升,但在过去的12个月中回落至7%。

但目前市场对股息变化的判断分歧较大,许多其他金融机构给出了不同看法,例如摩根的看法是,银行在今年5月暂停支付股息,而AMP则建议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削减50%是比较现实的。



结论:股息会有所削减但不会取消

本文主要从两个层面对银行的股息调整进行解析:一是支付比率,银行股票的定价是否足以反映现实中新的股息,取决于支付比率的变化,这是收益作为股息返还给投资者的部分。在当前经济衰退背景下,支付比率被认为会下跌,因此瑞银(UBS)认为ANZ,NAB和Westpac这三家银行将完全取消中期股息,但将在12月下旬支付末期股息的回报。二是压力测试,在花旗银行建立的模型中,假设了失业率,房价下跌率,GDP下跌率的变化。结论是银行可能会将股息减少15%,因为政府的最终财政刺激措施占GDP的比例将等于11%。对此摩根的看法是,银行在今年5月暂停支付股息,而AMP则建议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削减50%是比较现实的。


从历史来看,澳洲四大银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只是减发股息14-25%,而当前的经济形势,虽然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超过08年,但银行的资金头寸和财务状况都要优于08年,所以我们认为完全取消今年股息的概率不大。加上APRA主席表示的股息收入对银行股投资者的重要性,我们的观点是股息不会完全取消,但大幅削减几乎是可以断定的事实,削减幅度可能在25%-50%之间,根据压力测试中对经济数据预测的结果,我们倾向削减比率更趋近于50%。



274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