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丨中国增加对澳洲进口农产品的限制,中澳贸易壁垒博弈愈演愈烈



近几年来,中澳两国贸易争端不断,澳洲拒绝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发展计划;堪培拉政府拒绝华为在澳洲境内推广5G网路;而自从莫里森政府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展开独立调查后,中澳两国关系仿佛跌入冰点。近日中国禁止澳洲四家牛肉产商的牛肉进口更是将贸易壁垒的博弈推上了风口浪尖,今天我们就来按倒序梳理一下这些年中澳双方之间的贸易抗衡。



贸易壁垒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些专业术语,贸易壁垒是指一个国家为限制和阻止别国商品进入本国而采取的各种措施,包括关税壁垒(对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用法律和行政手段限制进口,如限定进口配额,使用进口许可证等)。倾销是指用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大量抛售商品来击败竞争对手,从而占领市场。而反倾销就是指一国政府通过加收关税等措施提供外国进口商品的价格,从而保护本国商品等竞争力。近年来中澳双方采取的对弈手段基本都是以此为基础而采用的。


中国对澳州大麦倾销案的调查

中国商务部对澳大利亚大麦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结果将于近期公布。但是,由于此消息与澳大利亚最近附和美国对新冠疫情进行所谓“国际独立调查”的煽动,引发了中国的不满,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将这项反倾销调查进行政治化解读。ABC在9日说:“澳大利亚政府消息人士认为,这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可能被用作掩盖中国征收关税的目的,以报复澳大利亚鼓动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调查。

澳大利亚几家主要谷物生产商在1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据了解中国将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高达73.6%的反倾销税和6.9%的反补贴税。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谷物生产商是从中国商务部获得了这一信息,但中方尚未证实这一消息。

大麦是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三大农产品之一。通常每年从澳大利亚出口的大麦中至少有一半销往中国。据估计,2018年的贸易额为15亿澳元,2019年由于干旱降至6亿澳元。根据中国商务部的公告,2018年11月和12月,应中国国际商会的申请,商务部决定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两项调查均被推迟一年后的6个月。截止日期为今年5月19日和6月21日。


澳大利亚谷物生产者协会主席魏德曼10日对媒体说,他对中国的决定感到“惊讶”,并表示这将对澳大利亚造成重大打击。根据大麦目前的市场价格,这些关税将终止这两个国家的大麦贸易。


在距离中国做出最终决定的10天前,澳大利亚贸易部迅速对这份报告做出了回应。Birmingham在10日的声明中说,澳大利亚尊重中国对国内反倾销案件的调查,但他认为,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反倾销税是“不合理的”。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在与谷物生产行业合作,为反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提供最有力的证据,并将在中国政府做出最终决定之前寻求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中国暂停澳方四家厂商的牛肉进口

澳洲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称在周一晚些时候,联邦政府接到通知,称因标签和健康证明不符要求的问题,中国当局已暂停了澳大利亚四家厂商的牛肉进口。ABC 5月12日消息中称,这四家牛肉厂商分别是位于昆州的Kilcoy Pastoral Company、Toowoomba附近的Beef City、布里斯班附近的Dinmore以及位于新州的Northern Cooperative Meat Company。这4间屠场占澳洲出口到中国的牛肉的35%,而去年中国向澳洲购买了26亿澳元的牛肉,占澳大利亚牛肉出口的25%,因此暂停这四家厂商的牛肉进口对于澳洲牛肉总出口来说,大概会骤减9%,对于今年本以衰退的澳洲经济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但这并不是这4间屠场第一次被被中国列入“黑名单”了,早在2017年,中国就禁止了从六家澳大利亚肉类加工厂进口产品,其中包括这四家被纳入最新禁令的加工厂,以及Australian Country Choice和Thomas Foods这两家公司。当时的这一禁令与中方认为贴标不合规有关,并花了几个月的高层外交沟通才解决,在此过程中导致了牛肉生产停滞。而对于此次的牛肉禁令,中方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是由于澳方个别企业多批次输华牛肉产品存在违反双方主管部门共同确定的检验检疫要求的情况,为保障中国消费者健康和安全,才决定即日起暂停接受4家澳企业肉类产品的进口申报。


有人认为中方此次对澳牛肉禁令与最近澳大利亚政府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源头和中国早期疫情应对做法展开国际调查的行为有关,Birmingham表示支持政府的呼吁,即支持对来自COVID-19疫情的来源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怀疑该病源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我认为在世界各地,当数十万人死亡,数百万人失去工作,数十亿人的生活受到干扰时,当然,应该进行彻底的调查。但这与澳大利亚牛肉,澳大利亚大麦或其他产品的出口安排无关。”澳大利亚肉类工业委员会也表示,其及成员“深知中国对包括标签在内的技术事项有严格的要求,澳大利亚肉类工业异常重视这些问题”。

北京与堪培拉之间贸易战不断加剧的威胁使农业部门的股价震荡。Graincorp、AAC、 Nufarm、 Elders等公司股价均应声下跌。


澳大利亚对中国钢铁加收关税

有不少澳洲媒体称,中国对于澳大利亚对大麦反倾销决议是对于此前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钢铁加收关税的报复。2016年4月23日,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学部长克里斯托弗·派恩发表声明说,澳大利亚政府接受了反倾销委员的建议,决定对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的钢筋和钢圈征收反倾销税。声明称,反倾销委员会调查发现,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的上述产品有倾销行为,对澳大利亚钢铁产业造成了实质损害。据澳媒称,2019到2020期间,对于中国及其他亚洲等国所出口的钢铁及铝制品等加收了15%到102%的关税。据澳大利亚反倾销委员会的最新绩效报告,所有案件中有81%与钢铁和铝有关,而这当中又有30%与中国有关。



总结

长久以来,各国政府之间都在努力通过合作来达到共赢,而政治与经济又很难互不影响独立存在,尤其在当下的动荡局面下,贸易关系也很难不与国际间的政治因素牵扯到一起。因此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在国际法例允许的范围内增加贸易壁垒保护本国公民的利益也无可厚非。引用澳洲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的话,“各国显然对事物和生命有不同的看法,但从长远来看,如果最终能够友好解决这些问题的话,是会满足每个人的利益的。”我们希望中澳能在贸易关系上尽快找到平衡,减少对经济和人民利益的影响。




104 次瀏覽

Follow U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LinkedIn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ABN: 88 627 780 590

AFSL Rep Number: ​001281917

© 2020 Oli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