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丨三大行均发布中期报告,银行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截止5月7日,除去Commonwealth的中期报告是截止12月31日的六个月外,四大银行中之外的其他三家银行都发布了截止3月31日的中期报告,无一例外,三家银行的现金收益较同期都下跌了50%以上,他们将主要原因都归咎于准备金的增加及利率下降带来的盈利能力下降。NAB选择了减少派息额,而NAB和Westpac都选择推迟发放中期股息。由于Commonwealth的中期报告没有覆盖到COVID-19的影响,本周将宣布的三季度报告披露的时间跨度不同,因此暂不做比较。因此接下来让我们从经营业绩、准备金、资本结构、股息发放等几个方面来看看另外三家银行有什么异同。



经营业绩

在截至3月31日的六个月中,由于银行受到APRA等监管要求纷纷增加准备金,再加上利澳联储将利息不断下调,使得息差不断缩小,影响银行的盈利能力,三大银行的FY20上半年的中期营业结果都不乐观,其中经营业绩下降最严重的是Westpac,它的现金收益与同期相比下降了70%至9.93亿澳元,剔除准备金影响的经营利润为44.23亿澳元,较同期下降9.5%;其次是ANZ,中期现金利润削减了60.4%,至14.13亿澳元,剔除准备金影响的经营利润为39.74亿澳元,较同期下降26.15%;而NAB的现金收益与同期相比下跌51.2%至14亿澳元,其经营利润较同期下降了31.4%至32.23亿澳元。因此,此次中期报告的现金收益虽然发生了大幅下降,但如果刨除准备金增加的因素外,从经营活动来看Westpac所受到疫情的影响是三家银行中最小的,由于他提取的准备金数额最大,导致从现金收益的维度来看似乎盈利能力大幅下降,但其实只是由于Westpac更为保守才导致账面利润看起来大幅缩水。



准备金

从三家银行追加的准备金金额来看,Westpac比其他两家银行更为保守,该银行此次为应对疫情增加了16亿澳元,NAB的增加金额约为其一半,只有8.07亿澳元,而ANZ增加的金额也约为10亿澳元。


这主要是由于三家银行对于宏观经济的预测不同,虽然他们都预测澳洲的经济将呈V形复苏,但Westpac预测2020财年GDP将收缩5%,然后到2021财年才能看到GDP增长,增速约为4%,而NAB则是预计2020财年的收缩幅度为3%,2021财年恢复为增速3.4%。因此,由于Westpac对未来宏观经济形势的预估更为消极,他们也调用了更多的现金作为准备金以应对极端经济情况,虽然这对于未来盈利能力以及投资者信心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更能有效应对极端风险情况。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Westpac自去年12月被澳洲反洗钱监管机构判定违反相关反洗钱条例后,至今仍在与AUSTRAC进行谈判罚金数额,预计罚金会超过9亿澳元,这也包含在新增的16亿澳元准备金中了。


资本结构

Westpac和ANZ在3月 31日的CET1比率为10.8%,比监管机构强烈建议的10.5%基准都高了30个基点,而NAB的CET1比率仅为10.39%,但NAB在公布中期业绩的同时也宣布将发行新股募资35亿澳元,从而提高CET1比率。CET1主要由普通股的股东权益以及保留盈利组成,也会包括不可赎回的优先股,CET1比率是银行中第一级资本占总资产的比值,CET1比率越高,说明银行抗击风险的能力越强,因此银行需要将CET1维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内。



股息政策

从股息来看,由于疫情的爆发带来盈利空间减少、客户还款能力下降等问题,银行都选择削减股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