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澳关系紧张,中国是否会限制澳大利亚铁矿石(一)

中国与澳大利亚铁矿石贸易现状

中澳关系目前持续恶化。随着紧张局势升级,澳大利亚的肉类、木材、棉花、煤炭、大麦、葡萄酒和海鲜出口今年已经遭到中国当局的限制。这种紧张局势通常以虫害、行政变更或违反贸易规则为理由进行限制。两周前,在澳大利亚年度股东大会正处于高潮之际,两家最大公司的董事长发出了警告,敦促政府紧急解决这一问题。那么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中国会对澳洲铁矿石进行限制吗?


中国铁矿石进口

有一种商品没有出现在中国禁止向澳大利亚进口的名单上,那就是铁矿石。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中国铁矿石进口占据全球主要铁矿石贸易量的比重在64.9%。而且,进口的供应来源集中,超8成来自于澳大利亚,巴西两国和四大矿业公司,分别是来自巴西的淡水河谷,来自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和FMG,市场份额分别占17.4%,15.2%,10.6%和7.6%。它们也是全球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商,澳大利亚,巴西铁矿石出口量占全球贸易量的70%以上。而中国的铁矿石进口6-7成来自于澳大利亚,2成来自于巴西,剩下的一点则来自于印度,南非,秘鲁等。


尽管中国买下全球约65%的铁矿石,却依然没有什么定价话语权。主要由于以下的行业特征和原因:


对外依存度高:2019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0.69亿吨,连续四年保持在10亿吨以上的高位水平,而中国海外投产权益矿年产量仅约6500万吨,不足全年进口量的10%。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80.4%。


国内资源不足,开发成本高:国内资源不足是铁矿石高度依赖进口的主因。中国铁矿资源储量大,但富矿资源少。按铁矿资源储量,中国居世界第四位,但矿石含铁品位平均只有34.3%,贫矿石占全部矿石资源储量98.8%,须经过选矿富集后才能使用。但这一过程成本很高,再加上环境、安全、土地等多重约束,中国只能将目光转向进口。


废钢再利用率低:废钢铁重制要求成本,技术都很高,因此国内很少有废旧钢铁回收处理环节的生产线,而且废旧钢铁回炉重铸的工艺要比直接用铁矿石炼钢铁要复杂得多,分拣等工艺非常复杂,国内技术还不够完善。


行业利润率低:铁矿石作为钢铁生产的重要原材料,成本价格上涨会侵蚀下游钢铁行业大部分利润。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中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营业收入25469.5亿元,同比下降6.0%;实现利润总额493.3亿元,同比下降57.2%;行业利润率不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