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丨疫情之下 此前大热门Fintech概念公司要“凉凉”

由于投资者担心冠状病毒危机会使得资金成本飙升,同时还会减少客户增长,因此在澳交所上市的对小型企业的金融科技行业正在被剔除。



由于大型银行在过去三周下跌幅度也相当大,投资者担心如果这种病毒和迫在眉睫的衰退加剧了失业率的话,那么抵押贷款的流失率将上升,试图与它们竞争的贷款类公司的损失会更大。先买后付的提供商与零售商有固定的价格合同,因此他们也没有像银行那样将更高的资金成本转嫁给客户的灵活性。


此类公司属于成长型公司,在股市上升期间涨幅普遍优于市场表现,Beta值高于市场,因此当市场下跌时,它们的下跌速度更大。但是如果在几个月内疫情得到控制,市场转向时,这些高成长公司的反弹力度也将高于市场。


无一例外,澳洲金融科技概念的支付及贷款类公司,包括Afterpay,ZipPay, EML和Tyro Payments都发布了公告来增强投资者信心,公告都表示各自公司的资金流都较为稳定,足以应对疫情即将带来的冲击。


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截止3月19日收盘,Afterpay的股价由二月最高点40.50澳元一路跌至3月19日收盘价9.90澳元,ZipPay由4.35跌至19日收盘价1.175Z澳元,EML由5.66澳元跌至1.45澳元,Tyro Payments则是由4.35澳元跌至0.97澳元。四家Fintech公司一个月内累计跌幅都超过了70%,其中下跌最惨重的是Tyro Payments,达到了77.7%。



01 先买后付平台:Afterpay

Afterpay与ZipPay相似,都是支持消费者先购买获得商品后再分期偿还。不同的是,Afterpay是将总订单金额分为4等份,每两周自动从现有的信用卡或借记卡中扣除,zipPay是提供1000美元的购物信用额度,消费者可以自行决定还款的数量和频率。


两者都要求用户是年满18岁的澳大利亚公民或永久居民。但zipPay还额外要求其用户是有工作人群,且每周收入至少300美元。如果错过付款,Afterpay会收取$ 10的滞纳金,而在超过偿还时限的第一个月后,ZipPay会收取$ 5的月费。


除此之外,由于Afterpay与zipPay的商业模式相似,因此以下分析仅从Afterpay来分析对于延迟还款行业的金融科技行业影响。


Afterpay作为ASX的后起之秀,2019年Oli的重点分析对象之一,相信大家已不陌生。作为澳洲的新兴技术支付公司,以其先买后付的独特经营模式,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市场运营。2019年5月,APT进驻了英国市场,并在半年时间内获得了60万名用户以及2亿澳元的销售额。Afterpay 主要创收模式有两个: Pay Later和Pay Now。Pay Later的收入来自于收取商户的交易费用和消费客户的逾期罚金。Pay now的主要收入来源则包括交易费用、整合费用及设施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