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丨对托儿行业补助政策改变,G8还能重整旗鼓吗?



6月8日莫里森政府宣布7月13日之后将恢复托儿费,并且7月20日之后托儿所的工作人员将被从JobKeeper的名单中剔除。而6月10日,G8又宣布了其2.3至2.5亿澳元的减值准备,两条突发信息将儿童托管行业推上风口浪尖。



疫情期间的政府补贴计划

之所以政府在6月9日宣布的新计划会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它与此前三、四月的政府补贴计划大相径庭。

莫里森政府在三月底曾经公布过一项“免费托儿计划”,对于所有家长来说,都将免除小孩的托儿费,并且鼓励那些在二月就将孩子带离托儿所的家长重新与托儿中心联系。重新开始入学不代表强制家长必须送小孩去托儿所,家长保有选择的权利。

对于13,000个托儿中心来说,只要每个月保持开放并且不向父母收费,政府将向他们提供往日一半收入的补贴。这项资助是从4月6日开始的,金额会涵盖3月2日的入学情况,也就是说以疫情发生前的营业水平为准,3月2日之后有许多家长由于失业或健康顾虑将小孩带离托儿所。与此同时,如果托儿所的员工减少上班时间至JobKeeper所要求的限制,那么他们还能领取每两周1500澳元的失业补贴,这样就能大大缓解托儿中心的资金状况。


六月宣布的新政策

教育部长在周一发表声明称,将把托儿所的工作人员从JobKeeper计划中剔除,育儿部门希望的是有最低工资的保障,而不一定是以JobKeeper的形式,之前推出的7.08亿澳元的JobKeeper计划是预计在所有行业适用的六个月的补贴计划,政府希望能够将有限的预算合理分配给各个部门。



因此,政府还宣布托儿费将恢复至疫情前的正常水平,不再减免,除此之外还要求托儿所保证员工的工作时长能达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而对于托儿所来说,他们除了托儿费的营收之外还可以获得额外的政府补贴,暂时是以3月1日之前的托儿费收入的25%为准。不过这项补助也是一项暂时性的过渡政策,政府在托儿行业逐步恢复正常营业水平后将取消补助。



G8公布或2.5亿澳元减值准备

G8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营利性托管中心,它在全澳共拥有475家托儿所。


由于疫情影响,G8此前与全国各个场地的房东进行了租金谈判,在谈判过程中G8迟交了很多租金,在5月通过股权融资筹集到3.01亿澳元后,G8才把所有拖欠的租金付清。据其中一位房东所说,G8此前从未有过租金的拖欠。

G8在6月10日确认,在完成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战略投资组合审查后,预计将计入2.3亿澳元至2.5亿澳元的税后减值损失。这些费用属于非现金性质,是按照会计准则对公司资产进行评估之后的结果,主要是受经济复苏延迟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以及对业绩的后续影响导致的账面价值减少。具体而言,这些费用将减记资产负债表上的无形资产的账面价值,主要是商誉以及与许多经营不佳的中心有关的使用权资产和一些有形资产,其中包括一些最近收购的格林菲尔德中心。截至2019年12月31日,G8报告的无形资产为11.93亿澳元,使用权资产为6.06亿澳元。新费用将反映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半年度财务报表中,并且由于其非现金性质,因此不会对公司的债务融资,银行契约,现金水平或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